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骚货二姐陈红
骚货二姐陈红
清凉夏日,我和小丽老婆还有二姐陈红走在重庆路的我大街上,街上人潮
动,我拎着她们逛街的战果蹒跚着跟着她们两。真是相当的郁闷,本来我是打算
和梅雪还有小丽我们三个逛街的,结果梅雪临时有点事情没有来,我的逛完街玩
双飞的愿望就落空了。恰巧今天二姐没有什么事,自从我把她操过之后,她就对
我越来越依恋,可能是我的大鸡巴对她有着十足的吸引力,每次都干得她欲仙欲
死,所以我就把她叫了出来和我们一起去逛街。
逛了一天,累的我是腰欲断腿欲折,可是反观小丽和陈红,基本上没有什么
事。我就那了闷了,这女的在逛街方面那可真是无敌啊。回到我们租的地方后,
小丽洗了洗手,就回了学校,因为今天晚上她们有活动。我躺在床上喘着气。
“他妈的,可累死我了”,我自言自语道。
“过来,老公,洗洗澡,你看你身上的汗”,陈红说道。
在小丽不在的时候,我就让陈红这个骚娘们叫我老公。
“我知道了,来咱们两一起洗”,说着我嘿嘿的淫笑了起来。
“你这个淫相,是不是又要干我,你哥小冤家,每次都操的那么用力,我的
小逼都快要被你操烂了,以后不让你操了。哎,小丽可怎么受得了你”陈红骚骚
的说。
“呵呵,小骚娘们,老公操的你不满意?那好,以后我怕不操你了还不行吗”,
我皱了皱眉的说道。
“老公,不要生气吗,我和你说着玩的呢,我的骚逼只让你操”说着,陈红
就帮着我把衣服脱了个精光,而她自己也玉体“竖”陈了。
二姐陈红帮我打上沐浴乳,帮我洗着身体。我把玩着玩她的坚挺的奶子,陈
红嘴里不自觉的流出几声淫荡的呻吟声。
“帮我洗洗草你的大鸡巴”我说着挺了挺自己由软变硬的JJ。二姐用充满
淫欲的目光看着我的鸡巴,她的那双小嫩手握住了它,开始有规律的上下撸动着。
撸了一会,她把沐浴乳抹在了我的鸡巴上,开始仔细的清洗了起来。
我的鸡巴越来越硬,等她把它洗好之后,大JJ已经坚硬如铁。“含住它”,
我命令道。
二姐马上张开了她的小嘴,我的鸡巴看见有一个洞,它急忙钻了进去。“唔”
二姐呻吟了一声。
我的鸡巴在她的嘴里来回的挺动着,她的小香舌缠绕着我的龟头,轻轻的舔
弄着我的马眼,一股股酥麻的感觉冲击着我的大脑。
我一只手蹂躏着她的雪白的奶子,另一只手在她的小穴口扣弄着。
“二姐,你真是了骚娘们,你看看,你留了这么多淫水”说着我把插在她骚
逼离得手指拔了出来,给她看。“把我抱床上去吧,我要你操我,狠狠的操我”,
二姐淫媚地看着我说。
我把陈红扔在床上,二姐陈红的娇躯陷在了床垫里,她坚挺的奶子微微的轻
颤着。她的一只手轻抚着自己的乳房,她的另一只手放在了小穴上,来回的蹂躏
着她的大阴唇和挺挺的阴核,一股股的淫水从她的小骚逼里流了出来,床垫上立
即湿了一大片。
“还等什么呢,傻子,快来干我啊,你看我的小骚逼都流水了”二姐满眼欲
火的看着我说。
“你这娘们好贱啊,主动要我操你”,我一边上床一边说,“扶住我的鸡巴,
放进你的逼里吧”。
“啊……”,二姐把住我的大鸡巴,我一用力就挺进了她的骚逼里,一种紧
缚感从我的鸡巴上传进了我的大脑。温暖滑腻的感觉让我的大鸡巴更加硬挺。
“啊……老公,你的鸡巴怎么好像又长了啊,好火热啊,舒服死了”。
“嘿嘿嘿,你个小骚逼,是不是这几天我没有操你,你欲火淫飞啊,啊……
你的小逼还是那么紧啊,真他妈的爽”。我一边挺动着大鸡巴,一边在二姐陈红
的耳边说着。
二姐把双腿围在我的腰上,不住的挺动着她的俏美的小屁股,迎合着我的一
进一出的大鸡巴,一股股的淫水从交合处流到了床上。陈红浑身透着操逼时的粉
红色,她的翘挺的奶子微微的颤动着,小巧的殷红的奶头傲然的挺立着。淫靡的
味道充斥着整个房间。
“啊……啊……好舒服啊,老公……你好厉害啊,大鸡巴……大鸡巴都插到
花心了,奥……弄死了”。二姐大声的呻吟叫喊着,就如同吃了春药的妓女那样
的淫荡,她淫荡的喊叫着,就好像希望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能听得见,然后用男
人的鸡巴把她征服。
“老……老公你要操死我了,你的大鸡巴好火热啊,啊……好爽……啊,亲
亲……亲亲大老公,用力干,用力……操”。
“你真是一个大操逼,婊子,你真他妈的骚,我操死你……操烂你的逼”我
的大鸡巴在二姐陈红的逼里大进大出,一股股的淫水汹涌而出。
“婊子,来,把身子翻过来,爬下”说着我就把鸡巴从她的逼里拔了出来。
二姐翻过了身,挺起她的翘挺的浑圆的屁股,把她那流着淫水的小逼冲向了我。
“老公,快……快进来,我要你……我要你的大鸡巴操我。小逼……小逼好
痒啊……老公……老公快用你的大鸡巴给我止止痒,啊……好痒啊小逼”,二姐
晃动着她的小翘臀,淫媚的叫着。
“你个大妓女,真他妈的骚,我的大鸡巴来了”说着,我的大男根冲进了她
的骚逼深处。
看着我的大鸡巴在她的粉红色的小穴里进出着,她的大阴唇附在我的鸡巴上,
随着鸡巴的进出,来回的翻着。二姐陈红的骚骚的浪叫声不绝于耳。看着二姐如
此的浪荡,我的大鸡巴就像一匹狂飙的怒马,疯狂的前进着。
“啊……老公,你……你……好猛啊,我要被你操死了,你……你怎么这么
能干啊,我受不了了”。
我不管二姐疯狂淫荡的浪叫声,大鸡巴每次都深深插到二姐小逼的子宫里。
“啊……你怎么这么用力了啊,啊……啊……插到……插到子宫里了啊,小
……小丽怎么受得了你,啊……”。
“那小丽受不了怎么办啊,我每次和小丽都不能尽兴啊”我引诱着二姐说道。
“你……你……难道你想让我们两在一起让你操啊,我……我不想让小丽知
道我被你操了,小丽……小丽会生气的”。
“我想小丽不会介意的,她已经有经验了,嘿嘿嘿”。
“这个小丽,怎么……怎么也变得这么骚了,你们……你们,奥,有一天晚
上你们和梅雪那个骚丫头进你的房间后就没有出来,原来……原来你们三个在一
起操逼,你们……啊……鸡巴插得好深啊……”
我把住二姐的一条修长的玉腿,大鸡巴在她的骚逼里来回的肆虐着,我的卵
子撞击着她的菊花门,发出淫靡的啪啪啪啪声。
“啊……用力……再用力,老公……我要喷了,啊……大鸡巴用力插,用力
插死我得了”,“我要你操死我,大鸡巴哥哥,好好地鸡巴啊,以后我就让你草,
啊……奥……老公快射给我,射到我的子宫里”。
我感受到她的子宫腔壁有规律的收缩着,我知道二姐陈红要高潮了。于是我
加快了抽插速度,一股股的酥麻感冲上了我的脑际。
“啊……我射死你”。
“啊……啊……好热啊”
陈红高潮了,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她的骚逼腔壁一紧一紧的,我感受着这种
紧缩感,爽啊……
干完二姐陈红,我洗了个澡,神清气爽。二姐慵懒的躺在粉红色的大床上,
眼光迷离的看着我,她的骚逼流出我射进去的精液。
“我去接小丽了,二姐你自己洗洗你的小骚逼”。说完我就去了学校。
到了学校之后,小丽的活动还没有结束,我百无聊赖就给梅雪打了个电话。
“小雪,在哪呢,想没想老公啊”。“老公是你啊,我在寝室呢,好想你噢,你
在学校吗?”
“小丽参加活动呢,我来接她,她们还没有完事呢,你出来吧,我们夜逛校
园”。
我搂着梅雪的纤纤细腰,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老婆,想我了没?”我
闻着她的秀发问道。“恩,我想你老公”。
看着她的媚美的红唇,粉嫩的面容,被风吹起的情丝,散发着温柔与秀美,
我搂紧她的腰,吻着她香甜的唇,吃着她嘴里的香津。我的手慢慢的揉捏着她的
翘臀。
慢慢的梅雪情动了,她的小脸变得粉红,呼吸也乱了起来。“老公,小雪想
要”。
我嘿嘿嘿的笑了起来,“想要老公什么啊”?
“老公你好坏啊,小雪想要老公的大鸡巴”说着梅雪羞红了脸。
看着梅雪这诱人的样子,我摸着她的脸“小雪,真是老公的小宝贝,过几天
咱们和小丽一起回我那住,怎么样啊”。
“恩”,小雪低着头应道。
晚上九点钟了,我和小雪去接小丽,我们吃了点宵夜后,我和小丽把梅雪送
回了宿舍之后,就回了我的老窝。
回到我的老窝后,我就抱上小丽上了床,开始操练起来。小丽依旧是难以承
受我的征伐,娇喘琳琳,浪声荡荡。
“老公,你怎么这么厉害,快……快要把我操死了,晚上回来时把……把小
雪带回来好了,真……这真要被你干死了”。
“干死你,干死你”,我把着她的玉腿,大鸡巴在她的小穴里疯狂的进出着,
一股股的淫水流到了她的小翘臀上,“加上小雪我也照干不误,老公我是战神,
嘿嘿嘿有时间你们俩就等着被我在次干翻吧”。
说完,我又开始做起了老黄牛,辛勤的耕耘了起来。
随着一声高亢的呻吟,小丽的骚逼开始有规律的第四次收缩,阵阵的酥麻感
从我的大鸡巴上传来,我不在忍着射精的冲动,打开了鸡枪的保险栓,数亿的子
弹狂射而出。
小丽被我干的满头是汗,浑身要是汗腻腻的。我拍着她的小屁股一把说“老
婆,去洗手间冲个澡吧,你看你这汗出的”。
我抱着小丽的玉体,经过二姐陈红的房间时。只见二姐的房门开了个小缝,
从缝隙向房间里看去,我和小丽看到了香艳的一幕。只见二姐躺在床上,下身的
性感的丁字裤侧在她粉嫩小穴的一边,她的一只手指插在小穴里,她的另一只手
则揉着她的白嫩的乳房,正在不停地抚摸着。嘴里还不时的发出呻吟声,间或蹦
出几句怨语,“你个小冤家,这么折磨我。啊……好空虚啊,我需要你的大鸡巴”。
“小丽好幸福啊,能被你的小冤家光明正大的操弄。哎我只能偷摸的和你”二姐
幽怨的自语。
听到这里,小丽大吃一惊,回头皱着眉,微怒的看着我。我一听大叫糟糕,
脑袋快速的转了起来。
我把小丽又抱回了卧室,陪笑着说“小丽,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哪能是怎么样,你说啊?”小丽恼怒的责问道。
我只好添油加醋的向她解释了一通,最后说道:“哎,二姐婚姻不幸,现在
她已经不相信婚姻了,只想自己一个人过到老。况且现在的杨哥,就算是她的男
朋友吧,在那方面也不行,这对于像她这样的年轻少妇,怎么能忍受得了”。
小丽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也是轻叹了一声。
随后的日子平淡而安静,一切仿佛又回到了正轨。
【完】